流浪教師的數量

在這裏《璇。言。璇。語:師範師資較好!?》,看到了一個疑問:

導致許多擁有教師資格的人找不到工作,僧多粥少的情況挺誇張的,雖然我也不認同流浪教師這個詞(畢竟不會有人去講流浪醫師、流浪律師…),但維持基本的就業市場平衡與篩選機制是重要的,現在因為太多人在等待當教師的機會,導致師範院校招生素質令人堪憂(不免俗的以入學分數來看)。
教育部眼見師資培育名額過多,就大刀要砍師範院校的師資培育名額,三年內得減半,實在不知道以前的官員腦袋在想啥?甚至當初政策的擬定者在想啥?

偷偷告訴妳答案吧! 問題的答案就是……
……
……

……
政府在想「錢」。Money, moeny, money! (背景音樂請參照 ABBA)

只給這個暗示,其他請自行想像。

補充:不過我還蠻喜歡開放市場的啦……只是對數量有意見。

廣告

15 comments

  1. 我記得幾年前在小學實習的時候,一進到學校
    訓導主任對我們說的話就是

    現在師範體系的學生越來越難進到學校教書,原因就是師資培育,這些師資培育出來的人…..blablabla一堆的不滿

    然後就轉頭對著我們幾個’非師範體系’出身的說,哼!明年想進這個學校?!我是一定師範體系優先的

    阿咧~現在你還不是跟我有說有笑....

    其實我覺得政府一開始的立意有其良善的一面,開放師資培育使師資背景得以多元化,同時提升教師競爭力,擴展學生對多元社會的理解,衣踢嘻...你也知道學校裡頭有多封閉....至少我們學校是拉

    只是,師資培育機構的想法不同,個人覺得許多的師資培育機構真的是以賺錢為目的,沒有考量自己校內本身的師資、設備、能力,猛開師資班(想到我修教育學分的那間就很鳥),而師範體系又沒因應師資培育的進入,有的反而增開班額,最後的結果.......唉~我是幸運的~總算是有考到一間~上輩子應該燒了不少的好香吧!感恩喔!!

  2. 這句話是蛇麼意思

    免稅的人不宜講什麼話呢???錢錢錢嗎??

    我記得前年開刀後一個禮拜無法上課,當時一個禮拜的代課費全部必須要自掏腰包支付

    試問一般中小企業職員,請病假不但必須自己找人代班,還要自己支付該代班人員薪水嗎

    一般人看到的或許是免稅兩個字
    但免稅的背後 代表的是什麼

  3. 現在當老師已經不是師範學院的市場了,老實說現在師範體系畢業的也不見得能考上正式教師,而他們的教學能力也不一定是頂尖(學識應該有一定水準啦),所以有時候覺得他們很可憐,只是空有殼而無實,所以我贊成要控制教師數量,現在流浪教師太多了,已經達到飽和了,請有心進入教育界的朋友要三思啊!

  4. 其實不用當老師!

    師範出來就是當老師的概念僵固這些師範體系的學生,幸好師資培育開放,不然觀念太僵固,又缺乏面對真實人生的勇氣,也缺乏預見其就業市場的狀況,還執迷不悟在流浪與考試,實在可憐又可悲。

  5. 流浪教師要求應保障教師的工作權!
    那律師工作權ㄋㄟ..要求政府多開幾家法院如何..至少多增加些司法官名額嘛!

    對於要繳稅、又要繳安親班學費的上班媽媽真是覺得快吐血了…….
    現在每班學生人數愈來愈少..
    老師的上課時數也愈上愈少…
    但爸媽安親班的費用卻愈繳愈多….
    老師可以放暑假..爸媽可沒暑假的…
    更別說現在小班教學也沒比以前好…
    這樣的教育..如何能要求爸媽去支持流浪教師的訴求
    每個人都是辛苦找工作養家餬口…
    贊同流浪教師的問題應用『經濟學』的角度思考

    天天加班+ 繳安親班費用繳到喘不過氣的媽

  6. To Stephen,
    正常的教育體系還是跟補習班有點不一樣的,補習班的師生關係通常只是分數及金錢上的關係而已。

    因而想教書的熱情,應該跟去上補習班大不相同,上補習班的課不一定能伸展這種熱情。

    我認同師資開放市場化,但是一直擴充大學師資培育的數量,到頭來只能比考教育科目誰唸得厲害,這樣的選擇教師的市場機制我是不贊成的,你贊成嗎?

    另外,政府開放師資,另一個考量真的是為大學賺錢,甚至賺了錢的大學還要求更多,每年向教育部申請名額,然後教育部也沒嚴格把關,更是讓一些沒有資格開設師資教育的大學們開設教育學程,沒有合格的教育學教授,卻一直開設學程課,你覺得這樣的學程教育能教育出未來的好老師嗎? 如果你把開設師資班的大學當作補習班來看,他們是賺錢很厲害,可是教學的內容卻是不及格的,你還能說這種開放市場的機制是真的很好的嗎?

    所以用意雖好,但是實際實行起來卻是像我上面講的漏洞百出,你還會覺得這種政策是幫助我們的下一代找到好老師嗎?

    我倒是覺得現今的實習教師們都知道就業市場的狀況,不然他們會走向街頭嗎?

    請你再想想。

  7. To lynn,

    流浪教師們沒有說要保障他們的完全工作權,而是適當地增加一些教師名額,把教師編制提高,從而實行真正的小班化,使學生們能得到更多的照顧,另外也能讓多一點的流浪教師適得其所,但是不是百分百的保障工作權。

    如果你換個角度想「醫師」(也是師)的行業他們的就業市場狀況的話,妳還會覺得開放市場讓阿貓阿狗都能去唸醫師,然後再讓大家去考醫師特考,會考試的就去醫人,開放市場嘛,然而我所說的這樣的機制是正確的嗎? 說穿了,我還是覺得教育部的政策在幫助大學 A 錢。

    我不覺得開放是錯誤的,只是數量真的是要控制一下吧。

    另外,別再把不繳稅當作是教師們的原罪,事實上走上街頭的訴求有一點就是要求政府課稅,見:

    http://www.chieftain.idv.tw/archives/2005/06/01/102301

    我個人很希望能課教師稅,但是到底是誰造成不課稅的情形? 是誰在教師要求課稅卻一直睡覺打混不訂定良好的課稅政策。我想是政府及立委因為選舉的考量而不敢課吧。這樣說來,政客才是最大的問題,我在面對人家質疑教師免稅時,很不能接受這樣的對話態度,認為教師免稅就是大罪,教師沒有資格與他人討論政府的金錢政策,然而妳真的覺得教師沒有資格講這些嗎?

    再來討論妳寫的:

    妳說:
    現在每班學生人數愈來愈少..

    我說:
    我贊成,因為出生率的關係。

    妳說:
    老師的上課時數也愈上愈少…

    我說:
    有嗎? 請再查察。並沒有這種情形。

    妳說:
    但爸媽安親班的費用卻愈繳愈多….

    我說:
    這得要看妳為何要送小孩到安親班去? 另外,這跟流浪教師的數量有關嗎?

    妳說:
    老師可以放暑假..爸媽可沒暑假的…

    我說:
    OK, 那取消學生的暑假好了。照你這樣說,學生三百六十五天都上課好了。

    妳說:
    更別說現在小班教學也沒比以前好…

    我說:
    真的沒比較好嗎? 另外,妳覺得現在的一班三十五人是真正的小班嗎?

    我真的希望妳先看清楚流浪教師的訴求,先這樣。歡迎討論。

  8. (Link)
    改善考試教育制度:『證照差分實習制度』
    (Link)
    大學學測火星文題之我思
    這整件事以我的觀點,送不送分根本不是重點,

    大家焦點都只擺在這單一的事件上,

    當然對那些直接面對此次大學學測的學子與家長,

    會把焦點只放在送分與否上是難免的,

    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

    整個觀點由國家各級考試以及教育制度、學歷證明、認證考試等,

    我們面對的是如何蛻變整個決定能力或者說學習、生產力乃至於生活的品質,

    什麼?生活的品質?會不會扯太遠了?

    如果您這樣想表示您仍必須自省或者更全面根本的去看清楚這個問題,

    是的,那將會很複雜,牽涉的層面又廣又深,

    但這不是一個可以作為藉口來迴避更深層的探討!

    單就這次大學學測的火星文事件,

    難道全部送分就公平了嗎?

    想想考生在考試時,

    如果遇到火星文而他會寫是不是就會優先寫那些題目,

    而將較沒有把握的題目,排在考試的後段時間寫,

    那麼全部送分,對這些花心思在解答火星題的考生一樣不公平。

    重考才公平!!!?

    但那也不對,如果不出這種題目不就好了嗎?

    重考?那麼考生或者下一屆的考生,

    是不是又多了一個煩惱,

    怎麼辦?連網路聊天的東西都拿出來考,

    那會不會考連續劇、日韓台偶像劇、電影卡漫,

    要準備得東西越來越多?!!

    至此,我想直接把根本問題找出來才是對的:

    「真的有公平的考試嗎?」

    「通過考試取得認證或者取得高分就公平嗎?」

    「高中三年的學習成果要用不到三天的時間來評斷,不對吧?」

    「一分表示差多少?也許只是一時誤判啊?」

    有沒有在學校或者在工作場合發現某人成績高或學歷高或者認證多,

    因而在前進的路上佔了許多優勢,

    可是實務能力呢?

    我遇過許多大學以優異成績畢業的學生,甚或直攻研究所博士班等,

    但就在學校的所見所聞,很可能這樣的學生面對一個必須自行設計實驗,

    以達到證實理解抑或推斷的過程無誤時,

    手忙腳亂,不知從何開始,只好跟著會作實驗也真的懂得同學作,

    做完還不知道整個實驗的真義,

    這樣的人也可以看考試取得很高的成績的;

    進了工作環境久了就知道一個人用以證明其能力的那張紙,

    只是膚淺的表象,有些在整個世界正在運作的事務,

    在我看來實在愚蠢至極,就好比 智商測驗好了,

    學者聲稱人類對腦部瞭解或使用率仍然只是如大海上的一個波浪,

    那麼人類怎麼會自認為在不瞭解心智能力的奧秘的前提下,

    可以去製做出量測人類心智能力的測驗呢?

    自我矛盾與至極愚蠢!

    這整個群體的教育與走入個人進程的的體系,

    需要徹頭徹尾的改變,我們需要更多的老師,

    小班制的教學,一位科任老師對十位左右的學生,

    這樣才能適才適性引導學生走真正適合他的路!

    有人會說哪那麼多教育經費來支持這樣的運作,

    那麼請想想國家把錢都花去哪裡了,

    國際間、國內、黨間、媒體造勢、為了少數人的目標,

    全民的心血被用在不清不楚的愚昧計畫裡!

    我不懂怎會有流浪教師,教師越多越好啊!

    因材施教、讓每個後進發揮他們的最大潛能呀!

    一個老師對十個學生好了,絕對比現在這樣來合理,

    教師可以更專注於確認學生是不是把理論與實務整合理解了,不是嗎?

    現在已經太多有著高學歷的光環卻沒有與之對應的實務能力的傻瓜了!

    在就國家高普考以及各專職證照考試來說好了,

    如何又一場考試去決定一個人是否有能力持用任何證照以及職業能力呢?

    差些微分數落榜與低空飛過的人,真的就是分出可持有證照執業與否嗎?

    每年有多少人把時間浪費在重新參加考試上頭,

    有的已經考好幾年了都差一點,

    有的幸運考上了就不用再面對考試了,

    然而更多的是一再地重考卻不明白為什麼總是不能過關,

    他們決不是失敗者,而是不幸的犧牲者,

    如果平均50人裡有40個人必須重考,

    家庭、組織、乃至整個國家的生產力必定耗弱,

    生活品質更不用說了,不是嗎?

    出題絕不可能是對每個考生都公平的,

    爭議題的處理也決不是送分就能解決的,

    那麼或許您會問我難道我就能設計出公平的考試及考題嗎?

    我會很明白回答那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有公平的考試,我們要認清的就是這點,

    不是說那麼就不舉行考試了,

    而是我們應該想辦法去減少考試的瑕疵所造成的傷害!

    怎麼作?

    舉個例子好了,如果一個醫生或者藥師、營養師、護士只差些微分數而落榜,

    難道不能用實習來彌補證照差分嗎?

    與其一再重考,實習更有教育意義以及實質的貢獻,

    薪資可以比照社工人員發給,

    也就是說證照差分實習制度是一個彌補考試本身瑕疵的方法之一,

    考生可以將歷屆以來最接近及格分數的成績向相關單位申請實習補全證照考試所差的分數。

    實習成績當然由已有執業經驗的人來觀察及審核,

    差多少分數就實習相對比例的日數,

    好比 差1
    分實習半年,抑或針對各職業的不同來取決差分與對應的實習日數,

    若有人差了30分,那麼我想該應試者也應該有自覺知道這差太多了,

    即使他堅持要用實習來補所差的30分,

    那就必須實習15年,在實習表現良好的情形下,

    所以,只有自認為自己只是考運不佳或應試當天狀況不佳且差分微小的人,

    會考慮選擇申請『證照差分實習制度』,

    這樣至少比沒有彌補缺憾的現狀來的好不是嗎?

    我知道若要推行這樣的制度所涉及的層面很廣,

    但這絕不是可以不去置之不理的藉口,

    只要是對的,早晚都要面對的,都要去想法子改善的。

    最後,以一段祈禱文與大家共勉。

    God, please give me grace to accept with serenity
    the things that can’t be changed,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the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 Niebuhr, Reinhol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