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朋友從英國帶回來的另一幅大型英國國旗還在它的旅程之中,我們說過洋水,它也在執行那任務吧。幾年前我也渡過千山萬水去喝口洋水,今日的我看來還是略顯乾燥。

對於英國國旗的執念是被影響的,長長的旅程需要代表物,會到那邊表示國族觀念也不甚健全,說不需要也罷。於是當同學在牆上掛上了那幅英格蘭十字旗,在聚會小酌時看到了米字旗,便發下願把這面旗當作這人生出軌的旅途的圖騰–說沒意義是沒意義,但指涉時就可以有個方向。

我曾經嫌過我套房的昏黃燈光,太傷眼,可長期下來還蠻能養心。昏黃的宿舍燈光似乎成了一種安慰品,訴說著不要著急,一切都有出路,當研究在碰撞時,難免得靠這個當嗎啡。某次在小鎮旅行,記得是約克,便把可以拿在手中的小小國旗自擁擠的雜貨店給買了回來,在昏黃的燈光下,我把它夾在床頭的上面,打開門時可以看見,睡前也可以看見,躺下去之後,若眼睛還是飄呀飄的,還是可以瞥見它,這就提醒了自己是在流浪,真實的,非虛假的。

這支小國旗我回國前還捨不得托運,深怕它丟了,好好地放在隨身行李中,它雖然很輕,一下子回到台灣,也沒有什麼它的明顯的點可以放置,但我還是想一進門就可以看見它,為我剛接回的常軌再添加一股活水。要讓它立在眼前並不簡單,不路貼克這麼充滿異國情調的東西自然可以為它豎立起來,技巧是把自己當成埃及奴役,把不路貼克塑成那不倒的金塔狀,然後再把旗杆插進去,再動手東捏西擰,旗子便立正站好了。回台灣,倒是變成休閒時看電視可以瞥見它,偶爾看到 espn 上面有黑白條紋的足球衣,還可以跟身旁的人說,喂喂,那是我城市的球隊制服,聖安德魯的貴族假日高爾夫也成了夏天的話題,只是我還苦等不到足球場外的小孩披著國旗到處晃的鏡頭。

在室內它無法不僵硬,風看似輕,一颺起就足以讓這片也是輕浮的標誌起舞,我希望有一天能再拿它出去讓它跟風一塊兒翩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