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娘宛心》觀後


(圖片出處)

總說提得起後要放得下,但身處看到人情冷暖時,總是有些困惑。

心中有道德或準則,當下會對於一些不合情理的事感到莫名的憤怒,有時也會心冷意灰,在怒火之下,抑或在蒼涼之時,我們能否能夠放下?讓該過的事情過去?這時就有戲劇化的衝突了。

戲如人生,我的亦復如是,有了準則,難免就會把一些倒灶的事直放進心裏,成為怒火的根源,但教育要著求要原諒,縱然心中燒著火,也得小心翼翼,如此等待冷卻罷。反覆練習,倒也常放得下了。

最難過的時候,不也未免會像宛心所說的一句氣話「做過的事就是做過了,給我時間」。

其實「他們」是最需要幫助的人,應該像宛心一樣,堅忍地尋求解放之道,當尋求解放自己之道,同時也會解放了他們。不積極處理的話,只是在未來曾加增加亂源,但我畢竟只是一介凡人,盡力而為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