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使女的故事》

使女的故事的圖像

雖然《使女的故事》的場景設定在未來,但背景及情節卻是如同中古時期一般,充滿了對女性的敵視與利用。女性在故事中充其量只能成為生殖機器,甚至整個社會的思維模式變成了封閉而未開化的封建思想。

此書不禁令人想起《美麗新世界》,兩本小說均是以科幻為主,幻想的都是下一個世代。然而《美麗新世界》講的純然是未來的世界,而《使女的故事》是講未來,但是是一個「退化」的未來,更可以說是作者意欲把過去的歷史情節,置放於未來的世界中,看看事情將會怎麼發生。

書的前半段便在許多的「女巫」、「沙文」、「女性主義」、「權利」、「宗教」等等的命題上作推演,看多了女性主義的書,便覺得前半段漸漸索然無味,幾乎可以推斷出下一步的情節該上演的是什麼。於是剩下來的就只是看看書中的基列共和國的一些心理特徵,這一部分顯得有趣得多了;對於男性權威、政治權威、抑或說是宗教權威來說,能把一部經典(《聖經》)斷章取義,而能扭曲成符合當權者的利益,並能用來當作壓迫弱勢者(尤其是女人)的依據,可以說用恐怖與諷刺來形容恰可比擬。

斷章取義或扭曲原義是可怕的,說作者有諷刺的意味,指的是長久以來,西方世界常興起宗教對立與戰爭,靠的不是真理與良善,多的是算計、利益與迫害。我們在此書看到的主軸乃是政治與宗教的上位者引經據典來迫害女性,並摧殘上世紀的性解放運動。書中也以扭曲《聖經》來達成生殖目的、滿足慾望為目的的情節取勝,這些或許可笑但也可悲。諷刺的是,我們不也常常看到現世的強權國家或恐怖份子以扭曲經典來作為維護自己、殘害異己的手段?扭曲經典的可怕之處,此小說應該足以讓人一探究竟。

最後一章是個重要的一章,像個鐵串一樣,串起了整個前面的情節。原本零散的使女自述,讀起來頗有《尤里西斯》之意識流風,本來也不覺得奇怪,但在最後一章的考古學家的說明裏,我們這才知道了前面原來是經拼湊的錄音帶,不啻為一個驚喜。而在最後一章的考古討論中,作者以相對簡短的篇幅來說明對於考古內容的評論,或許也能讓我們嗅出一絲作者對於整個事件的看法,若再多看幾次最後一章,應該還有不同的思想才對。

把未來的場景,寫成是像過去的思維與情節,讓人覺得這些情節不太可能會發生,這就讓人覺得好像沒辦法引起共鳴。尤其是在壓迫女權的方面,一些舊習已然淡去,再拿來在書中說嘴似乎不太明智,好似念念不忘那早已腐朽的國仇家恨一般。但反過來說,這些對於「過去女權黑暗時期」的碎碎叨念,卻讓人不禁「懷念」起「現在的開放社會」。與其說瑪格麗特是向過去的女性致哀,不如說她是在作現實的謳歌。在此懷念的當時,也特別容易珍惜我們現在的自由的一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