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詭的那一撮字–與人

常說破壞力大於建設力,說的是當人想要耍壞的時候,隨隨便便地施以破壞,就足以讓好幾個世代的努力毀於一旦。蝙蝠俠電影裏的小丑,就是有足夠的能力,去耍弄破壞,而不受規則的制約。我想,只要你肯,當壞人的確比當好人簡單得多。當壞人只要不斷地盡情地破壞就好了,保特瓶一丟也可以當武器,多爽快。當好人嘛,要受內心道德規範,內心的衝突,足以讓人承受十足的壓力,我們或許可以從蝙蝠俠的話語及表情裏深深地感受到。

現代的新聞已是人人都有出名的時刻了,去耍壞,媒體有東西可以報,人們有東西可以拿來說嘴,可以說嘴之處就有商機,不然政論節目怎麼來的?那個時段的廣告怎麼來的?所以其實在耍壞的難度也不怎麼高的情況之下,現代製造醜惡新聞也難度並不高,況且有東西可拿(例如:廣告費、選舉費、政治利益等等),何不痛痛快快地搞它一頓?於是我們就很輕易地可以看到流血、肢體衝突是那麼地被簡易地產出,而且低成本、高收益,C/P值高得很呢!

真正吊詭的是搞破壞的人,其實用到的語言,倒是很諷刺的。先說這個「匪」字,剛開始不也是阿蔣仔慣用的語彙嗎?怎麼從那些反對黨人的嘴裏出來了,聲量及氣勢也還都不輸當年戒嚴唷。若說現在台灣真有戒嚴的氣氛的話,我看最有氣氛的就是那些人使用了這些詞彙了吧!

再說「獨」字,以前要獨,都獨到某人家的口袋裏去,說難聽一點,是連根毛都看不見,要是我是反對黨人我會很傷心吧。很可愛的一點是,邏輯不清的人還可以講情講義,情義相挺可以挺成這樣,那也就沒有是非了吧。「獨」了許久,對方連承認都不想承認,反而是放下這個「獨」字,對方反而還可以先不否認我們有主權呢。我想要獨的人一定很傷心,你獨了多年都獨不起來,反而被一個不強調獨的政府來達成一半的任務,怎麼能不丟保特瓶洩忿呢?

常常處理學生的事,不管有理沒理,動手的就是不對,這是一般學校老師都會教導的事吧。不管我們對對方有什麼大疑慮,總是要秉持一個原則,也就是和平與理性。今天若不是我們先讓人家跌倒,難道還得出動那麼多的警察嗎?第三個我們可以談「警」字,正常守法的老百姓需要的不就是保護好人不受傷害嗎?若警察還得對施加暴力的人低聲下氣,那公民我還會覺得我付你那麼多稅金,是用來幹嘛的呢?

最後是「暴」字,還記得在某個場合裏,聚集了那麼多的人,手持和平蠟燭,為遠處的人們祈福要和平,最令人神經錯亂的是,當初拿和平蠟燭的人,現在是否心口合一?要人家不暴力,自己先帶頭幹起,對我來說真是太詭了,只能說我無法被說服。

人們都在創造歷史,為什麼美國人寫的歷史有美感,台灣人卻就只能那麼地台?

廣告

3 thoughts on “吊詭的那一撮字–與人

  1. 新聞隨意看看就好,你看tvbs(中國資金的電視台)和民視因立場不同,同樣鏡頭解讀完全相反!聽到真正參加圍城的朋友表示圍城場面很平和,五六點宣布解散後也都走得差不多了,心裡便安心多了。畢竟我感謝付出行動幫我去圍城的朋友們。夜裡發生的事無論是警打民或民打警都令人心痛,尤其這部分又被媒體放大,對整個行動來說並不公平,理性的遊行都暫多數,偏偏只放大暴行的部分,甚且一再重複。

    台灣的確是錯過了許多獨立的時機,但我還是期待有那麼一天。回想起以前念過的歷史課本,再再強調不可和共產黨和談,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每每和談國家便失去更多主權、國土,再反照今天,我感覺很可笑。國旗收起來,不稱馬總統,如何期待台灣還可以享有獨立主權多少時光?

    畢竟我還是憧憬台灣可以是一個小而美的國家。雖然全中國人都認為早晚會統一台灣,但台灣屬於中國早就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陳水扁雖因對價收受企業主數億元,但對照今天政府無怨無悔招待陳雲林也花費了十億元,我只能說錢能這樣用,真妙。

    從小一路支持國民黨直到中年轉而支持台灣獨立,那都是因為接觸了一些人、改變了一些理念。若有機會認識某些人,推開了心中理想之門,我想你也會因而感動不已。

    喜歡

  2. 有理想也需要正確地表達。表達意見不需要用到暴力,即使是一小撮人。只是覺得大家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利,我希望大家能平和而理性地談 (like here)。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