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圖說故事

dscn3382 on Flickr - Photo Sharing!
(2004年麗濟茲公園)

這是一個晴朗的秋日,異國的一切就像大觀園一樣吸引著我。安頓好住處,便拿著相機到處走走,到了麗濟茲公園,看到了一片大草皮,在這個秋陽高照,只有一人躺在草皮上作日光浴的當時,取景攝影沒有比這更容易了,兩排高樹加上藍天白雲,而紅衣女子活化了這幅美景。獨自來到這裏,看到這優閒的景象,其實我也想躺下來呢。深怕錯過更多美景,我也就往前走走拍拍,不過那天拍的照片,再也沒有像這張那麼讓我喜歡。

過了幾個月,這裏即將佈滿白雪,我們一行人,就在這片昔日的大綠地上玩著雪人、打著雪仗,在大雪紛飛的當時,渾然不知那年的雪季,只持續了一個多禮拜,就會悄悄地結束了。

廣告

答案

寫下這篇剛好是一連串雨日的結束,它們結束了那緩長的過程,但心中的那陣雨卻還沒有意思退去。

有人哭就有人笑,哭過卻還常在問,問個大哉問,那答案是什麼呢? 祢到底想告訴我些什麼東西呢?

這個大哉問包含了人與人之間的情緣關係是怎麼進行的,還有什麼叫做幸福,什麼叫做命,每每遇到人生的高潮與低潮期,我會抿心自問著這些問題。人生走自此,我得承認我流著眼淚時問得比較多,雖然我有很多愛我的朋友,給著我鼓勵,說著我的條件好,別太過擔心的話,但是總地說起來,我知道我在某方面的路,走得是跌跌撞撞,甚至孤獨到常人無法理解的地步。

要是只有愛情婚姻,這個問題或許不會這麼大,其實還包含了生命力量、親人關係、友誼、事業、財富等等,可以讓人心情轉折,傷心哭泣的關鍵是什麼?

「平衡」與「時序」是我寫下的答案。關係取得平衡,時序排對了,就是歡笑的開始。關係沒有平衡,或處理的時序不對,就是哭泣的開始、歡笑的結束。而平衡與時序常常指向一個方向,就是人的整體身心靈。

基因與器官功能的失序,推向人們往苦痛的方向,醫療行為意圖就是把狀態再拉回平衡點。人與人理念不合,無法取得平衡,所以關係破局,反之你情我願取得平衡,就是一段美好關係的開始。市場看空久了,自然會有往多的力量出現。所以人生好像走在鋼索上,任何一個面向,取得平衡就能長長久久地走下去,但隨時也有掉下去、有粉身碎骨的危險。

平衡還可以這樣理解:有人哭也就有人笑。某些人哭泣了,造就別人的笑容。詩言新人笑舊人哭,事業成功者,也無非不是踏著別人的失敗前進。這是平衡的。生命造就死亡,傷心讓地球另一邊充滿笑容,光明處的另一面就是暗黑。

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天平往一邊傾斜,再也回不來了。更況且人生能自己控制的事情不多。

所以當自己笑著時,別忘了永遠有人在黑暗的角落哭泣。自己帶給別人的眼淚,應該也跟我帶來的笑容一般吧!我討厭下雨,它下了好一陣子了,遲遲還不解的是,我是要相信,前方是開始往另一端前進?還是乾脆地沈沒在永夜的苦海?

托朋友從英國帶回來的另一幅大型英國國旗還在它的旅程之中,我們說過洋水,它也在執行那任務吧。幾年前我也渡過千山萬水去喝口洋水,今日的我看來還是略顯乾燥。

對於英國國旗的執念是被影響的,長長的旅程需要代表物,會到那邊表示國族觀念也不甚健全,說不需要也罷。於是當同學在牆上掛上了那幅英格蘭十字旗,在聚會小酌時看到了米字旗,便發下願把這面旗當作這人生出軌的旅途的圖騰–說沒意義是沒意義,但指涉時就可以有個方向。

我曾經嫌過我套房的昏黃燈光,太傷眼,可長期下來還蠻能養心。昏黃的宿舍燈光似乎成了一種安慰品,訴說著不要著急,一切都有出路,當研究在碰撞時,難免得靠這個當嗎啡。某次在小鎮旅行,記得是約克,便把可以拿在手中的小小國旗自擁擠的雜貨店給買了回來,在昏黃的燈光下,我把它夾在床頭的上面,打開門時可以看見,睡前也可以看見,躺下去之後,若眼睛還是飄呀飄的,還是可以瞥見它,這就提醒了自己是在流浪,真實的,非虛假的。

這支小國旗我回國前還捨不得托運,深怕它丟了,好好地放在隨身行李中,它雖然很輕,一下子回到台灣,也沒有什麼它的明顯的點可以放置,但我還是想一進門就可以看見它,為我剛接回的常軌再添加一股活水。要讓它立在眼前並不簡單,不路貼克這麼充滿異國情調的東西自然可以為它豎立起來,技巧是把自己當成埃及奴役,把不路貼克塑成那不倒的金塔狀,然後再把旗杆插進去,再動手東捏西擰,旗子便立正站好了。回台灣,倒是變成休閒時看電視可以瞥見它,偶爾看到 espn 上面有黑白條紋的足球衣,還可以跟身旁的人說,喂喂,那是我城市的球隊制服,聖安德魯的貴族假日高爾夫也成了夏天的話題,只是我還苦等不到足球場外的小孩披著國旗到處晃的鏡頭。

在室內它無法不僵硬,風看似輕,一颺起就足以讓這片也是輕浮的標誌起舞,我希望有一天能再拿它出去讓它跟風一塊兒翩翩。

約克大教堂

York Minister

Taken with a Nikon F80s, handheld, flash=off, cropped=minor, with post-processing (using neoimaging). (Best viewed large)

2004 年 1 月,攝於約克大教堂,那時候還拿著 Nikon F80s 呢。

把握當下,才能看到美麗的景色,要不是那時能夠下定決心進去看看,也沒辦法親眼看到這個美麗的景色。希望能在這張圖裏找到一些寧靜,敞開一些,一定可以的。

交響情人夢

最近迷上日劇名『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原意應該是《如歌的野田妹》,譯作《交響情人夢》,是部從漫畫改編的電視劇,很佩服日本人製作這部劇的用心,編劇(衛籐凜)和配樂(服部隆之)都是一流的。嗯,這部可以當作古典樂的推廣教材呢。

會喜歡上這劇的原因是小時候也參加過樂團,對於裏頭講的人事物感覺比較親切(喂喂,有沒有在看指揮呀?),也很熟悉裏頭涉及到的一些東西(放感情下去!)。還喜歡的有改編後的藍色狂想曲,片尾作得很棒,音樂選用和劇情的推展實在是搭配得很好,應該原作的作者也是標準古典樂迷吧,能夠把古典樂串成有趣的故事真的很強啊。

感覺最悲的部分竟是野田妹穿著道具服往家裏跑去的前後劇情。

其實順便也複習了好多著名的樂曲,聽到貝多芬第七和拉赫曼尼諾夫的作品十八還是覺得熱情奔放呀!

* 官方網站
* 日文曲目 (每集出現過的音樂名稱)。
* 曲目
* 中文曲目表
* “交響情人夢。":http://over-time.idv.tw/drama/dramashow_common.php?num=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