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6-17日記

昨天父母來台中看我,順便把妹妹借去的notebook pc 還回來了。
帶他們去新光玩,也討論了有關考研究所的事。
國內研究所上了,他們很高興,認為比去國外唸省了一百多萬。
爸媽很反對我出去,他們以投資者的眼光來看這個決定。
而我呢,看待爸媽的身體的緣故,沒作很大的反抗,
想說先在國內讀讀也罷,
以後還有機會的。

這幾天,一句話一直在我心裏想了很多次,
就是我很喜歡的一個作家叫亦舒,她所寫的。

有人問她,愛情的要素可否剖析?
她說愛情有三個元素:
第一、條件:適合自已想要的條件。
第二、時間:對方和自已在適當的時間,一起步進那種狀態。
第三、緣分:不然茫茫人海,怎麼就是那個人?

三樣缺一不可,其中,我覺得緣分最為奇妙,我深深了解那種感覺。

另外,我也看到一句很發人深思的話:
「就是回憶如此甘甜,分離才會如此苦澀。」
愛情有這兩種面貌,是吧。

2002-06-14日記

我小時候是節奏樂隊的,
我是拉手風琴的,還學鋼琴,
小時候學琴學到六年級就不學了,原因是家裏沒什麼錢,
父母也覺得我書讀得不錯,就專心念書就好了。

而這種興趣,我比我妹妹們還好著迷,因此她們現在都已不大會彈了,
我呢,還重拾起這種興趣,
就在去年九月,我買了一台電鋼琴,放在我的房裏,以便作為我練習之用,
還去找了老師學,我覺得,真是件快樂的興趣。
昨天我才學完,昨天我彈「冬季戀歌」和「長假」的鋼琴曲,
老師說我學得不錯。

鐘點費,一般行情價,一小時八百元。

今天我很快樂喔~~因為呀,
我國內研究所(署期班)有考上喔,同事知道後,
都向我恭喜,還凹我要請客。

另外,我昨天去比閩南語比賽,第六名,
雖然只打敗一個,但是六名內就有獎狀,也是一種快樂啦。

心情很好,所以告訴爸媽妹妹,尤其是我媽,很快樂的。
我請她們星期天來台中玩。

另外明天要去考國立大里高中的甄試,有點忙,
不過抱著快樂的心去應考,give it a try.

2002-05-19日記

我們是否都忘不了最初的那個人,
再以最初的那個人的回憶傷害了可能發芽的戀情。

好友說我根本沒付出什麼,
是的,我很努力過,但是我又付出過了什麼?
相對於我得到的,該知足了。

很想她。
打電話給她,不知怎麼地,心卻柔軟了起來。
老實說,曾不想打這通電話,想乾脆斷了連絡好了。
拿起了電話,把該跟她訴說的說了一遍,告訴她我很想她。
原本該表現出來的苦澀的神情,都換作神采奕奕。

想去英國念書。
是逃避,還是為了加強武裝自已?
或多或少是想離開令我傷了心的台灣,在經過被傷與傷人的愛情之後,抽離愛情。
一直覺得自已不夠好。也是該加強自已的內在的時候了。

是的,只有經過那會傷害了人的愛,才知道少了那個人,
就是少了那個人,世界多麼地不同。
愛是很強韌地堅持沒錯,但當你不知道堅持後還能擁有什麼的時候,愛情不是存在的。

親愛的你們還是不大能了解我們這一代的愛情吧。
除了外在的條件可以確保我們物質上的幸福之外,
我們還要的是內在的真實了解。
就這一點而言,我們貪心得多。
能不能遇到那個人呢?那個肯給我真心,肯給我時間,肯給我相隨的權利的那個人,妳在何方?
這很不能確定,不過我想…可以確定把握的,就是自已的學識,自已的內在。
這也就是我還要來煩你們的留學的問題。

2002-05-03日記

如果說世界不會改變的就是不斷改變的話,
那麼我對於天長地久的想像與期待還能存在嗎?
我非常希望能夠向某個女生說不會改變我的心意。
二○○一年說過了一次,卻也害怕了,
即然不會改變,我又如何能向另一位女生訴說不變的心意。
不安及不確定的情緒一直存在,又該如何面對它呢?
一般人說,你得忘了她,然後才能夠向另一段感情出發。
是的,沒有錯,但真的忘得了嗎?真的喜歡過一個人以後,
付出的感情,存在腦海中,不會忘了吧。
能不能不要忘記妳,然後,在一個夜裏向我自已訴說,並說服自已,
不會改變的就是不斷改變。
啊,這就是我的愛情,你們的愛情嗎?
我寧願看不清這種愛情的樣貌,
還是我不能得到這種高超的愛?
我不禁懷疑,這是否是我個性上,某些成份所造成的一些失誤?
還是親愛的上帝,我的神,您在偷偷地為我安排什麼,
我的個性還不夠好,讓您生氣了嗎?
或許我該從另外的角度去思想我遇到的女生,
她們要我作的要的竟然是我沒辦法作到的。
我得改變?真的要改?
我想克服了心中的那個結,並相信人生的改變沒什麼大不了,
我實在不應該把天長地久的觀念放在心中嗎?
原諒我,這樣子看起來,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在Discovery頻道上看到蜘蛛的傳衍過程,
即使我還是不大喜歡把人比作蜘蛛,不過身為一個男生,
我或許稍稍可以懂了,原來追求女生,至少得作到能:
契而不捨、不斷地發出訊號,彈撥女生的心弦、
愛妳就是要捨身,愛妳就是要能比別人強、愛妳要能愛到給妳吃。

2002-04-28日記

原來要走進一個女孩子的內心,對目前的我而言,是很難作到的。
我不禁懷疑起自已,是不願走進去,還是沒有辦法把我自已的心打開,
還是,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進入,或是自以為知道如何進入,但是其實一點也不懂。

有沒有其他的可能呢?難道女生不能負起一絲責任?
我總是對女生的心存在一點疑問,這讓我自以為可以無阻礙地瞭解她們的心思,
但是其實我常常裹足不前。

J帶給我某些層次的歡樂,但她說其實我還不夠瞭解她。
她的內心把我的形象擺放在非情感的那一端,
也曾試過要放在情感的這一端之時,但她往往失敗。

L帶給我認真生活的動力,但其實她說我不曾以浪漫的思想感動過她。
所以這無法給她安全感,她試過給我一定的時間去展現。
但我往往無法跨越出這一步。

是掌握力,理解力不足嗎?我單純地近乎愚笨。
保持這樣真的是好嗎?還是差勁?
我近來產生了這樣子的疑問,讓我有這些疑問的是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女生。
我喜歡她們,甚或愛上她們,但是其實我一直無法聰明地善待她們。
我自以為是的單純,付出,卻無法走進她們的內心。
是很難吧,有需要改變嗎?
不需改變的話,原因呢?
需要改變的話,又需改變什麼?

我能否遇到一個能解開我這些難題的女生?

2001-11-27日記

快散了,那濃得化不開的情感。
是不是別那麼認真,看淡一些,日子會過得比較快樂。
時間是我的好朋友嗎? 它會幫助我認真地別離曾經悸動過的那個地點,那個人物?
其實不一定吧。時間,是不可靠的。
若真的注入真實的情感,飽飽地充實在我的體內,則時間就不可能幫助我渲洩殆盡。
近來的感受:其實認真於別項事物才可以最可靠地幫助我揮散掉那個影像,曾經翻騰過的我的心靈的那個影像。
 
我覺得找到一個能真正和自已渡過下半生的人,實在不容易,
更說不定,根本沒這個人。
我相信兩樣事:緣份及感覺。
 
能遇到一起經歷過許多事的女生,再來產生不一樣的感覺。
再來互相喜愛,一起再克服許多事…然後互許渡過一生…這是我理想中的愛的藍圖。
可惜,目前為止,還沒發生過在我身上。
可悲嗎? 其實打定一個主意,以此為準則,沒什麼好自怨的。
運氣好不好的問題吧。
 
上個禮拜回台南參加一個小學同學的婚宴。
宴會上,和另一個國小同學聊天,
我發覺他就是很十足的「玩樂的男人」,
我才驚覺,其實社會上是有很多誇張的事的。
像我這樣子不喜歡去聲色場所的男生,少了吧。
有時候也真不懂那些人在想什麼,追求的又是什麼。
我和他…二個世界的人吧。
我不喜歡那樣子的感覺,男女交往,看的是金錢及外在。
應該還要有別的東西要有,要存在吧。但絕不是錢及外表。
雖然我小時候也曾被他人影響過,想去試那種感覺,但長大後,仔細想想,就知道那不是我要的。
我還是喜歡漂亮的女生,但是要來往的話,不能是以那場所開始的。
那場所真的是罪惡。
 
再說到父母。
以前很天真的時候,還不會覺得「最傷人的人就是和自已最親近的人」這句話有什麼道理。
所以,總是覺得父母親一定會用最適當的方式來愛護我。
長大後,就不盡然了。
其實他們愛我,但不一定會用正當、正確的方式來愛。
這就難堪了。因為沒有人能對待父母像對待已經不愛的人一樣說:「我們分手吧。」
他們還是自已的父母,而且,還蠻難解決這些問題的。
說我自已吧…我剛才吃飯時,接到我父母的電話。
要我下禮拜投票時,要把我所有的存款簿都帶回家,
他們要對帳,妳說,我該答應,還是拒絕呢?
我的媽媽用很不好的語氣,叫我一定得帶回家,
我實在很不想,所以語氣也不怎麼好,
我長大了,可以自已管理我的錢財了。他們無非是把自已的幸福感建立在錢財的累積之上,
我曾經責怪過他們,說他們的人生觀怎麼可以把錢財放在第一位? 結果被罵。
我愛他們,卻看見他們太多的弱點。
 
原諒傷害自已最深的人是很難的,但是一定要作到。
只有這麼辦,事情才會完滿,我們的靈魂才是最純淨的。

2001-11-26日記

什麼是離別?
該是那化不開的濃情所構成。

向過去揮揮手,說再見,等候情愫飄散,又該花費多少時間?

我發覺,人和人之間的想法與作為可以類同得這麼近,
卻又可以差別得那麼遠…

不懂事的時候,覺得世上的人就該了解我,切近我的想法,
這應該是件不會很難的事吧。

懂了一些之後,才猛然發覺,要人切近我的想法,
是多麼難的一件事。
是我認識的人多數無法同理我?
還是我自已性格上的缺點?
自省的功夫作到了嗎?
當我要人切近我時,我切近他們了嗎?

長輩所擁有的,是真智慧,還是假智慧?
其實看用什麼角度出發來看。
小時候所擁有的他們的形像,
看起來總是充滿著智慧,指導著我們小孩子的生活。
數年成長以後,
再回頭看看他們,
真的,他們就是鬢白了的老人家。
真的,也就如此而已。

對我而言,
我還是覺得長輩對我愛護的角度及方法錯誤了。
切近了他們的心靈版圖,其實得到的訊號,位置就是隔著鴻溝的那另一端。
我要作多少的努力才可以填補這鴻溝呀…
說出來的事,不懂事時,總是覺得他們聽了,就應該能體諒,應該能懂。
但是…他們所站的那一端,是無論如何,我不會想去了的。

只有在一次次的爭辯溝通之中,才得以看清楚自已。
最真誠的想法,就在爭辯中一一從霧中帶著光,走了出來。

所以,我不會後悔與長輩們爭辯落淚。
唯有如此,才能驗証出真正的自我。

就這樣,
我憶起了J,
一個在我思考上帶來許多新方向的女子。
一個我單方面認為很適合我的一個女子。
一個心靈站立的方向位置就在身邊的女子。

唉,離別果真不是只用揮揮手就可以完成的。

2001-11-02日記

我在這裏回憶朋友們針對情愛的問題給我的話語。
荒謬的、不踏實的話語,聽聽就拋去腦外。
在這裏所記載的,是我印象深刻,且放在心中仔細品味過的…

賢貞…這個讓我佩服的女人,一次在辦公室中聊天,
針對我,有點大聲地跟我說:面對愛情,你夠不夠勇敢?
要我看看「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至今我還沒看)
會有全新的感受。嘿!賢貞啊…知道嗎?那個我喜歡的女孩就在我們身後呢!
其實,在愛情的世界中,我是個勇士。
有的人扮演乞丐,有人扮演暴君。而我,我是個勇士。
我不會去乞討、不會去傷害,
有的,只是傻傻地往前衝,再勇敢地包紮泊泊流血的傷口。

護士…她給我的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述說清楚。
不過,她說了:沒有誰配不上誰的問題。
這句話讓我沈思了許久,我發覺,若有真正的愛情在裏面,
當然就沒有這種問題。
其實這讓我知道,
若沒發展出真愛,其實雙方中的一方,必定還是會想到條件搭配的問題。
想到這裏,會很難過,我盼望的、想給予的真愛,這麼難被另一個人所接受。
那就是沒有真愛在其中吧。

忠於內心,當個勇士,把該說的話說給心儀的對方聽。
我所能作的,應該就是如此了吧。

---------------------------------------------------
信基督的好友言:「上帝一直都很眷顧我們…你們的交往方式很健康,
比較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從這段時間中得到什麼…」
讓我看得清楚道路,幫助我想清事情的,少芳這個好朋友幫助最大。
是的,我從喜歡的女孩子體會到了愛的滋味(雖然不是互相的愛)
這在從前,我未曾體會過的,也終於體會得到了。
我知道我的想法很健康,但是受到朋友的讚賞,那感覺是不一樣的。
只是這美好的交往方式背後,潛藏著些許心酸及苦澀,
吞下心頭裏去,洶湧出來的,是十月的淚。
上帝的安排,是很奇妙的,我想,除了難過之外,
接受祂的安排,一定能夠更幸福,對於她,心存感謝感恩,所能作的,就是這樣了。

2001-11-11日記

現在當老師是比較辛苦的,找個地方happy一下,總是可以幫助自已把煩惱解決掉。
我對未來還是很有信心的,現在還沒有到失去愛心耐心的境地。
或許這是因為我還沒建立婚姻,也還沒小孩的關係吧。
 
我現在比較困擾、搞不定的,也是所謂的「知音」的問題。
這也就是所謂「失落」的問題。總覺得,這事真的有那麼難嗎?
為什麼世界上能讓我心動,當成知音的女生那樣的少,又那樣地難遇到。
偏偏我又認為,不是知音的就不適合進入情愛的狀態。
 
時間又是塗抹傷口的復原劑。但是這種藥劑又不絕對地可靠…
常在想,除了時間…之外,還有其他方法可以讓自已冷冷地看待這一切嗎?
或許,這就是人在世上得去好好體會的大哉問吧。